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

冷血狗主不得好死

銀狐犬小白被何姓主人虐殺,委實教人傷痛憤怒。

據報導,何氏去年曾把小白拖到寵物店兜售,店員擔心狗隻是偷來,拒絕買狗並打發何氏離開。何氏遂於 12 月大除夕把小白棄於旺角街頭。小白當時樣子可愛,身型胖胖,乖乖坐在路中心,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。不久,有熱心市民致電愛協求助,愛協派人將小白接走。

以為逃過一劫,豈知愛協職員從小白身上晶片找到何氏,安排何氏接走小白。上星期,小白再次被「跌落海」,可憐的牠在水中掙扎,幸得水警郭志輝勇救,得以保存性命。奈何身上晶片再次害死小白,何氏領回小白四日,小白就被「掟落街」,分屍斃命收場。

何氏,23 歲,數年前因爆竊罪入獄,刑滿獲釋。其經歷雖帶點辛酸,但這絕對不是虐待動物的理由!更何況,小白不是街外陌生流浪狗,而是何家飼養多年的家犬,與何氏儼如一家人!

鄰居劉先生表示,「隻狗好靚好高大下......唔嘈架!」在旺角目睹小白被棄的趙小姐形容,小白溫馴友善,惹人喜愛。就是因為一個心腸歹毒的少主人,慘死收場,稍有良知、血性的人,焉能不對屠夫作出聲討?

狗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,此在許多事例可以證明:

羅馬尼亞有一隻狗,主人五年前逝世,但牠每天仍癡癡等待主人出現,風雨不改,守著以往和主人一起玩耍的院子。

台灣花蓮地震,女主人事前本來打算上樓洗澡,小狗「二成」突然跑出門外,對著馬路地面狂吼,腳不停抓地面。不一會,地震發生,女主人倖免於難。

1941 年香港保衛戰,紐芬蘭犬根達 (Gander) 用口把日軍手榴彈叼起,跑到遠處,用自己性命換取同伴安全。

網上有一條題為<狗狗的一輩子>的影片,其中幾句非常有意思:

「我的生命只有短短的十到十五年。你的離棄,將會是我最大的痛苦。」

「請別對我生氣太久,也別把我關起來當作是懲罰。你有你的工作,你的娛樂,你的朋友,可我只有你......」

「當你打我時,請不要忘記,我其實擁有可以咬碎你手骨的鋒利牙齒,可我絕不會選擇傷害你。」

「只要有你在我的身邊,我可以坦然承受任何事情。請你不要忘記......我永遠愛你。」

這會是小白死前的心聲嗎?

《孟子》引用孔子的話:「始作俑者,其無後乎 (開始作陶俑來殉葬的人,他會絕子絕孫沒有後人)」,此句後來引申為:首個做某種壞事的人 / 開某種惡劣風氣的人,他們必定無好下場。

屢次置小白於死地的何姓主人,其冷血無情,不是較始作俑者尤有過之麼?他注定落地獄,無容置疑!

捍衛動物權益的人,對小白慘死事件,亦應該口誅筆伐,喚起大眾對施虐者的忿恨。小白已死,無法復生。可是,香港還有不少小動物面臨類似困境,為防止悲劇重演,切勿緘默,也不要僅說句 R. I. P. 憐憫一番當作了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