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

同床異夢

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:「我想再重申二十三條立法,行政長官在《施政報告》也有交代,我們必須要營造適當社會氛圍,才能推廣二十三條立法,因此這階段任何將二十三條立法扯上今次事件,我認為是不必要的」,林鄭今日 (4 月 6 日) 親自為批鬥戴耀廷事件降溫:「我們完全沒有所謂打壓言論自由的目標,不牽涉甚麼學術自由,更加不是預告,有更加加辣《基本法》二十三條。」

然而,在另一公開場合 (全國兩會精神分享論壇),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致辭時表示:「沒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祖國,就沒有『一國兩制』,也就沒有香港特別行政區。因此,在《憲法》中明確中國共產黨領導,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的特徵,這本身就是為『一國兩制』五十年不變或行穩致遠提供了堅實有力的憲制保障。如果去反對那套制度,就反掉了我們的『一國兩制』,就是對香港人的犯罪,對香港不是福那是禍。」

王氏的話值得玩味。「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的特徵」此一《憲法》新增條文不可被挑戰,變相暗示「反共」、「打倒共產黨」一類字眼往後不准再說。中共是在為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設限,以「結束一黨專政」、「反共」、「打倒共產黨」為紅線。哪怕你是憂慮中共倒台,思考種種可能出路,皆算「港獨」。反「港獨」實際等於在香港杜絕所有涉及顛覆中共的思想、言論。

「反共」、「打倒共產黨」於香港由來已久。大陸赤化,部份國民黨員及其支持者南來香港,在英治的保護罩下,大聲疾呼。同時,有一批捍衛中華傳統、反對中共以馬列為宗的學者 (如錢穆、唐君毅、牟宗三等),也高舉「反共」大旗。

以前講得,現在變禁忌,中共還不是打壓言論自由?

又熟讀中國近代史的人不會不知:中共二十年代顛覆、滲透、分化國民黨,拖革命軍北伐後腿。1949 年建國,不過趁八年抗戰後國府疲憊不堪,乘機竊奪大陸。中共上台,無合法性可言,所謂「民心」,只是鄉間農民、知識分子被集體欺騙的結果......

抗拒中共領導,乃理性認識歷史的必然結果。

可是,根據王氏的說法,抗拒中共領導,就是反對「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的特徵」,就是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和「一國兩制」,就是對香港人的犯罪,對香港造成禍害。

言下之意,是否客觀如實研讀中國近代史都不准許?要讀中國近代史,僅能讀一個染紅版本,這樣才算政治正確,此不是政治干預學術,學術自由受損麼?

林鄭救火降溫,偏偏跟她「行埋」的男人在火上加油。按道理,林鄭最好沉默不語,置身事外。奈何她竟強調港府譴責聲明是經自己同意後發出,「以正視聽」。好一個反「港獨」急先鋒,香港人的公敵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