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

宋真宗即位

要講宋真宗即位,不得不先談楚王趙元佐。

楚王趙元佐乃宋太宗之長子。

元佐年少時聰敏機警,相貌跟太宗類似,深受寵愛。十三歲隨太宗到近郊狩獵,一隻兔子突然走到車前,太宗叫元佐射殺之,一發而中,契丹使者在旁看見,大為驚訝。太宗出征太原、幽薊,元佐陪伴在側。太平興國年間,元佐「出居內東門別第,拜檢校太傅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封衛王,赴上中書。後徙居東宮,改賜今名 (初名趙德崇),加檢校太尉,進封楚王。」

可惜好景不常。

雍熙元年 (公元 984 年),趙廷美被誣告謀反,「不悔過,(有) 怨望」,安置房州,惶惶不可終日。元佐獨力替他申冤並予以營救,太宗始終未有收回成命。廷美死,元佐「發狂疾」,「屢為殘忍,不守法度,左右微過,必加手刃,僕吏過庭,往往彎弓射之」,太宗深以為憂。

重陽佳節,太宗召諸王宴射苑中,元佐狂疾剛有起息,未獲邀請參加。元佐見「諸王宴歸」,心生誤會:「汝等與至尊宴射而我不預,是為君父所棄也!」盛怒之下,竟於半夜「縱火焚宮」,到早上「煙焰未止」。太宗非常痛心,說:「汝為親王,富貴極矣,何凶悖如是!國家典憲,我不敢私,父子之情,於此絕矣」,又說:「朕每讀書,見前代帝王子孫不率教者,未嘗不扼腕憤恨。豈知我家至有此事!」元佐最後被廢為庶人,安置均州。經宋琪率領百官三次上表乞留,太宗許可元佐留在汴京。

從射兔一發而中、伴隨出征看,趙元佐明顯比較勇武粗野,非文質彬彬。因為勇武粗野,矯情收斂非其擅長,他於是在竭力營救趙廷美不成後,肆意發洩抑鬱情緒,做出「左右微過,必加手刃,僕吏過庭,往往彎弓射之」等失常行為。然而,這不表示元佐真的瘋了,只是一時間無法接受痛失至愛的叔叔 (還要叔叔是被父親迫害至死)。在內心深處,其萬分脆弱,急待太宗安慰開解,豈知太宗設宴竟不許他參加,脆弱心靈最易敏感多疑,加上一貫勇武粗野、不好收斂的作風,元佐終於闖下彌天大禍。

元佐被廢,有一段長時間,太宗未有再立儲君。馮拯等上疏主張冊立太子,遭趕到嶺南,自此「中外無敢復言者」(屬意廷美而廷美謀反,屬意元佐而元佐凶悖,何必再立?)。

直到寇準出任左諫議大夫 (由青州返京),太宗才問:「朕諸子孰可以付神器者?」提及襄王趙元侃的名字,寇準回答:「知子莫若父。聖意既以爲可,願即決定。」淳化五年 (公元 994 年) 九月,襄王趙元侃「為開封尹,改封壽王」。

至道元年 (公元 995 年) 八月,太宗「以開封尹壽王元侃為皇太子,改名恆」。趙恆即日後的宋真宗。

《宋史紀事本末》有以下一段:「自唐天祐以來,中國多故,立儲之禮,廢及百年,至是,始舉而行,中外胥悅。太子既立,廟見還宮,京師民擁道喜躍曰:『少年天子也!』帝聞之不懌,召寇準謂曰:『人心遽屬太子,欲置我何地!』準再拜賀曰:『此社稷之福也。』帝悟,入語后嬪,宮中皆前慶。帝喜,復出,延準飲,極醉而罷。」

連人民支持趙恆做儲君,都覺得對自己不利,自私至極,難怪毛澤東批道:「趙匡義小人之言。」

太宗安排李至、李沆兼太子賓客,詔太子以師傅禮事之,曰:「朕旁稽古訓,肇建承華,用選端良,資於輔導,藉卿宿望,委以護調。蓋將勖以謙沖,故乃異其禮數,勿飾當仁之讓,副予知子之心」、「太子賢明仁孝,國本固矣。卿等可盡心規誨者,動皆由禮,則宜贊助;事未有當,必須力言。至於《禮》、《樂》、《詩》、《書》,義有可裨益者,皆卿等素習,不假朕之言諭也。」他明顯希望兒子繼續偃武修文,重用儒家知識分子。

至道三年 (公元 997 年) 二月,太宗箭瘡發作。宣政使王繼恩 (宦官,宋太祖的內侍,曾協助太宗奪位) 忌憚太子英明,與參知政事李昌齡、知制誥胡旦等謀立元佐,用計阻隔太子與太宗接觸。宰相呂端入宮詢問太宗病情,見太子不在旁,懷疑有變,乃以笏書寫「大漸」二字,暗中安排太子入朝奉侍。太宗死,「繼恩白后至中書召端」,呂端知道繼恩陰謀,當下欺騙繼恩入書閣,檢太宗先賜墨詔,再鎖閉繼恩。

趙恆卒之順利即位,是為宋真宗,「小事胡塗,大事不胡塗」的呂端,可謂居功至偉!

[主要參考資料]

1. 脫脫等,《宋史》。

2. 畢沅,《續資治通鑑》。

3. 陳邦瞻,《宋史紀事本末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