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

深沉厚重,是第一等資質

「深沉厚重,是第一等資質;磊落豪雄,是第二等資質;聰明才辯,是第三等資質」出自明代思想家呂坤的《呻吟語》。

呂坤字叔簡,號心吾,河南寧陵人。萬曆年間中進士,曾上《憂危疏》勸神宗勵精圖治,未被理會。「國本之爭」起,呂坤被誣陷與外戚鄭承恩、戶部侍郎張養蒙、山西巡撫魏允貞等九人結黨依附鄭貴妃,支持朱常洵立為太子。呂坤一怒之下辭官返鄉,萬曆四十六年 (公元 1618 年) 病逝。

《呻吟語》是呂坤三十年來的心血結晶,全書共分六卷,前三卷為內篇,後三卷為外篇。序曰:「呻吟,病聲也。呻吟語,病時語也。病中疾痛,惟病者知,難與他人道,亦惟病時覺,既癒,旋復忘也……三十年來,所志《呻吟語》,凡若干卷,攜以自藥。」竊以為提醒自己時刻檢點個人言行之不足 (用「病」來比喻),乃《呻吟語》寫作目的。

「深沉厚重,是第一等資質」,歷史裡不難找出相應例子。項羽安排劉邦入偏僻蜀地 (今四川),劉邦沒有自怨自艾 / 遷怒於人,反而重用蕭何、韓信,儲備足夠糧草,訓練精銳部隊。終於「明修棧道,暗渡陳倉」,殺項羽一個措手不及,最後奪得天下。日本戰國時代之德川家康,忍人所不能忍,待到織田信長、豐臣秀吉死去,才慢慢有計劃地欺負孤兒寡婦 (豐臣秀賴和淀夫人),建立江戶幕府。二人俱為「深沉厚重」的典型。

深沉,故能遠慮;厚重,故能不胡亂發作。能遠慮、不動輒暴跳如雷者,通常適宜當領袖,招攬群雄,號令天下。

如果不具備深沉厚重,磊落豪雄亦不錯,為第二等資質。磊落豪雄相當於《論語》中狂狷的狂,狂者進取於善道,耿直行事,無自欺無隱瞞,孔門子路、心學大師王陽明都是此類。

聰明才辯不是不好,但容易流於自我中心、強詞奪理、口舌便給,不及磊落豪雄的無私、率直、魯鈍。王安石好拗,結果把朝中忠直者都給得罪了。宰我「善為說辭」,孔子批評他「朽木不可雕也」。

呂坤這句話在今天仍有時代意義,林鄭既非深沉厚重,也非磊落豪雄,第三等資質的人當領袖,極不合適。

有謂呂坤是唯氣論者,反對程朱理學。然而,細味《呻吟語》,呂坤基本上仍緊跟朱子步伐,僅反對理氣二分。

呂坤又有「為人辯冤白謗,是第一天理!」之説,自由主義學者胡適經常引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