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

蕭太后攝政

遼景宗即位不久,患上風疾,無法臨朝聽政。皇后蕭綽 (小字燕燕) 成為遼國政治軍事的實際決策者,所謂「刑賞政事,用兵追討,皆皇后決之,帝臥牀榻間,拱手而已」。(《契丹國志‧景宗本紀》)

蕭綽是北府宰相蕭思溫的女兒,自幼聰慧。有一次,蕭思溫觀看幾個女兒掃地,惟蕭綽掃得最乾淨,思溫大為歡喜,說:「此女必能成家。」(《遼史‧后妃傳》)

長大後,蕭綽獲選為貴妃,未幾被冊封為皇后,誕下聖宗。景宗「自幼得疾,沉疴連年,四時遊獵,間循故典,體憊不能親跨馬;令節大朝會,鬱鬱無歡,或不視朝者有之。耽於酒色,暮年不少休」。蕭綽於是以女主之資,協助夫君處理國家事務。凡有「大誅罰」、「大征討」,胡漢諸大臣必召集群眾共議,再由蕭綽裁決。宋太宗經略幽燕,前線戰報頻傳,致使國內人心惶恐,適值景宗病重,遼國國勢稍衰。(《契丹國志‧景宗本紀》)

景宗死,蕭綽榮升皇太后,攝國政,哭泣道:「母寡子弱,族屬雄強,邊防未靖,奈何?」幸好得到耶律斜軫、韓德讓表態效忠:「信任臣等,何慮之有!」蕭太后遂以二人參決大政。耶律休哥則負責南邊的軍事 (《遼史‧后妃傳》)。

韓德讓,漢人出身,祖父是被擄掠去遼國的韓知古。江少虞編纂的《宋朝事實類苑》引路振《乘軺錄》:

「蕭后幼時嘗許嫁韓氏,即韓德讓也,行有日矣。而耶律氏求婦於蕭氏,蕭氏奪韓氏婦以納之,生隆緒,即今虜主 (遼聖宗) 也。耶律死,隆緒尚幼,襲虜位。蕭后少寡,韓氏世典軍政,權在其手,恐不利於孺子,乃私謂德讓曰:『吾嘗許嫁子,願諧舊好,則幼主當國,亦汝子也。』自是,德讓出入幃幕,無間然矣。既而酖殺德讓之妻李氏,每出弋獵,必與德讓同穹廬而處,未幾而生楚王,為韓氏子也。」

原來韓德讓竟是蕭太后的舊情人。蕭太后在喪夫後與德讓同居,還酖殺他的妻子李氏。德讓亦識趣地向蕭太后建議對付諸王宗室的辦法:「易置大臣,敕諸王各歸第,不得私相燕會,隨機應變,奪其兵權」(《契丹國志‧耶律隆運列傳》) 他最後獲賜姓耶律,改名隆運,官拜大丞相,充契丹、漢兒樞密使,南北面諸行宮都部署,封齊王。

「隆運疾 (患病),帝 (遼聖宗) 與太后禱告山川,召番漢名醫胗視,朝夕不離左右。及薨,帝與后、諸王、公主以下并內外臣僚制服行喪,葬禮一依承天皇后故事。靈柩將發,帝自挽轜車哭送,群臣泣諫,百餘步乃止。」(《契丹國志‧耶律隆運列傳》) 葬禮規格之高、聖宗送殯之悲慟,充分反映出蕭太后對這位舊相好敬愛有嘉,韓德讓儼如聖宗父親。

蕭太后為人心狠手辣 (從她如何對待兩位姊姊可知。另外,王偁《東都事略》指蕭太后遇「有私議其醜者,輒殺之」),卻教子有方 (例如《遼史‧聖宗紀》:「獵於平地松林,皇太后誡曰:『前聖有言:欲不可縱。吾兒為天下主,馳騁田獵,萬一有銜橛之變,適遣予憂。其深戒之!』」)。《遼史‧后妃傳》:「聖宗稱遼盛主,后教訓為多」。

清朝孝莊皇后曾委身下嫁攝政王多爾袞,以保兒子福臨 (順治帝) 順利登上皇位。她又用心教導孫子玄燁 (康熙帝) 成為一代明君,跟蕭太后的經歷有相似處。

[主要參考資料]

1. 葉隆禮,《契丹國志》。

2. 脫脫等,《遼史》。

3. 江少虞編,《宋朝事實類苑》。

4. 王偁《東都事略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