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

戴教授應讚許陳老師

戴耀廷發表文章<中共舞劍,志在 23 條>,其中提到在台言論「只是延續不少人提過的『中共崩潰論』。我提出在中國結束專政後,一些可能的發展方向」。

戴教授未有明確指出「不少人」是何許人,依筆者所見,近年以「中共崩潰論」為共識者多為本土派 (不論是城邦、獨派,抑或歸英),而本土派基本上是以學者陳雲「城邦論」系列著作為理論基礎。如是,戴耀廷是否間接承認自己同意、發揮陳雲主張?為何欲言又止,不大方表明?

他又說:「從中國的歷史看,所謂的中國,並不必然是一個統一的主權國......傳統歷史觀把統一時期看為中國的黃金時代,分裂時期被視為黑暗時代,但在非大一統的時期,卻往往是中國文化發展最豐富的時候,反是大一統時期,往往獨尊一家,壓制了其他思想。在分裂的時期,主權國之間大多是處於敵對的戰爭狀態......」

陳雲早在 2012 年<重認封建,再立共和 - 中國的文化建國>便點出箇中道理:「中國要成為中國,成為華夏,必須恢復類似周朝的狀態......分地而治,帶來華夏的多元文化與迴旋餘地。然昔日春秋戰國、魏晉六朝、五代十國有多元文化之優,卻同時戰亂頻繁。」

據此,戴教授不是成了陳雲的私淑弟子?

戴教授在文中表示,「我的想法只是希望中國人在未來,可考慮引入現代的民主、自決、聯邦和邦聯的概念,嘗試處理中國歷史長久以來分與合的矛盾。那只是我對中國與香港未來的一些想像。」

陳雲 2012 年一篇面書貼文<香港城邦論是華夏民族安邦、定國、平天下的思想>這樣說:「中國國土遼闊,勉強採取中央集權體制,無法照顧各地文化風俗而立法與權宜行政,必會成為官僚理性主義統制之國,損害生機,或者落入中央與地方脫離,無法把持大局的失敗國家 (failed state)。中國本土、台灣、香港與澳門建立中華邦聯,對內可以安定各地的文化與政治傳統,毋須統一為官僚體制管治之國,香港及台灣之華夏文化及現代化經驗亦可垂範中國本土,引導中國本土復正及復漢,對外可以用一國四邦的方式,在國際社會活動,促進中國的對外關係。」

「華夏邦聯」的構想乃陳雲獨見創獲,何以竟變成戴自己想法?

至於引入民主、自決處理中國分裂局面,陳雲一早告誡:「中國一旦急速民主化,催生了法西斯軍國主義政府,四處耀武揚威,香港劫難才真正開始。例如強制歸化中國籍、補回繳稅、上繳儲備金、徵用碼頭、鐵路和飛機場應付戰爭。即使徵用香港女人,也可以用民主手段做到……」(《香港城邦論》)

戴教授以為大陸同胞很善良,只要給他們民主自決,他們定能自成一角,獨立自主,自給自足。真抱歉!他們經歷過文革、六四、習帝君臨,心態早已扭曲 (少數知識分子除外),或犬儒畏縮,或逢迎拍托,或冷酷自私,或幸災樂禍。民主自決在醜陋的中國人手上執行,結果未必是造就分裂,極可能是被野心家利用,促進統一,推出另一位獨裁者。

尤其不幸是,屆時香港該如何自處?如何應對?此非容易解決的問題。

陳雲慎防有此一著,才提出先爭香港本土民主,對大陸政情盡量不加干預。戴教授要緊跟陳雲步伐,卻於此節不甚了了,不知何故。

站在中共的立場,戴教授憂慮「阿爺就快死」,此番心術誠然要不得,足夠扣他帽子。彼還要說分裂比統一好,習近平汲汲於維持領土完整,「死多兩錢重」。

可是,筆者更想強調:

(1) 作為專業學者,挪用別人主張,是否應給予讚許 (credit)?

(2) 作為講究政治道德的政治人物,發揮前人提過的政治主張,是否應對該人的努力稍加介紹 (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鼓吹「全民制憲」,發言稿中便提到「1996 年,社運人士吳恭劭及劉山青成立『全民制憲學會』;同年成立的進步民主派政團『前綫』,其政綱亦有同樣訴求」,對前人予以尊重)?

戴教授採納陳雲「城邦論」部份看法,本土派樂觀其成。偏偏彼來個畫蛇添足 (在中國引入民主),兼有剽竊以自當盟主之嫌,橄欖枝縱使伸出,亦事倍功半。

總之,戴耀廷遭受中共及其傀儡「文革式批鬥」,為捍衛我們的言論自由計,聲援他是必須。然而,戴作為公眾人物,言行有瑕疵,也需受普羅市民監督、批評,如此方算公允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