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

趙廷美謀反

趙德昭抵受不住宋太宗的壓力自殺。太平興國六年 (公元 981 年) 三月,其弟趙德芳亦離世,享年二十三歲,距德昭自殺僅兩年。

儘管史書記載太宗對待德芳不俗 (「德芳爲山西南道節度使、同平章事、興元尹」、「六年三月,皇子興元尹德芳卒,贈中書令、岐王,諡曰康惠」),後人普遍認為德芳之死跟太宗有關。德芳當時正值少年,加上兄長深受將士們擁戴,他無疑會對太宗構成威脅。太宗動殺機,未必不可能。

太宗著手清除太祖後人,令趙廷美內不自安 (「帝之始即位也,命廷美尹開封......外議皆謂帝將以次傳位。及德昭不得其死,德芳繼夭,廷美始不自安」)。

趙廷美是太祖、太宗的四弟。太宗即位,他被任命爲開封府尹,封齊王,其子女一律稱皇子、皇女。太宗親征北漢,一度想以廷美留守汴京,掌理日常政務,由此可知廷美深得太宗信任。

太平興國四年 (公元 979 年) 十月,廷美進封秦王。「晉邸舊僚柴禹錫、趙鎔、楊守一告秦王廷美驕恣,將有陰謀竊發」,太宗召問趙普 (普已遭罷相,任職河陽三城節度使) 意見以應對,趙普趁機出示「金匱之盟」(杜太后「主上駕崩之後要將帝位傳給弟弟」的遺言,以及趙普於開寶六年的上表自訴「外人謂臣輕議皇弟開封尹,皇弟忠孝全德,豈有間然。矧昭憲皇太后大漸之際,臣實與聞顧命,知臣者君,願賜昭鑑!」)。太宗藉「金匱之盟」鞏固了得位合法性,遂與趙普冰釋前嫌:「人誰無過,朕不待五十,已知四十九年非矣。」六年九月,拜普為司徒兼侍中,封梁國公。

太宗最初安排廷美出任開封府尹,似乎有意扶植他做皇帝。廷美驕恣,太宗萌生「傳國」念頭 (「帝以傳國意訪之趙普」),趙普的反應卻是:「太祖已誤,陛下豈容再誤!」堅決反對。七年 (公元 982 年) 三月,「金明池水心殿成,帝將泛舟往遊」。有人告發趙廷美欲乘太宗外遊,於汴京策動政變,廷美被罷免開封府尹一職,授西京留守。

太宗一方面仍「賜襲衣、犀帶,錢千萬緡,絹、彩各萬匹,銀萬兩,西京甲第一區」給廷美示意兄弟和睦,一方面則獎賞柴禹錫、楊守一、趙鎔告發廷美陰謀有功,並貶謫所有和廷美交往、勾結的官員,如陳從信等。

盧多遜 (出身范陽盧氏) 和趙普有隙。多遜專斷朝政時 (即趙普任地方官時),經常詆毀「普初無立上意,普鬱鬱不得志」。趙普再度拜相,進入中央權力核心,多遜惶惶不可終日。趙普屢次要求多遜引退,多遜竟戀棧權位,未有具體行動。趙普卒之借他與廷美暗通一事,參他一本。多遜遭削奪官職,全家流放崖州。

趙普又指使知開封府李符上言:「廷美不悔過,怨望,乞徙遠郡,以防他變。」廷美罷西京留守,降爲涪陵縣公,安置房州。雍熙元年 (公元 984 年) 正月,廷美在房州憂悸成疾而卒。太宗追封他為涪陵王,賜諡曰悼。

[主要參考資料]

1. 陳邦瞻,《宋史紀事本末》。

2. 畢沅,《續資治通鑑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