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

我什麼都不是

今年的農曆新年,曉瑩再沒有跟我在網上聊天,亦沒有相約我聚會。我卻在年三十下午有一番怪異際遇,令內心重重地受創,如鐵錐穿心。

近幾年,我給自己定了過年傳統:每逢年三十必定到維園年宵走走。今年當我甫入 A 區檔口,竟發生意想不到的事。一名身穿粉紅色冬季外套,腳配黑色長褲的女子出現在我眼前。那女子約莫二十歲尾三十歲頭的年紀,面容憔悴,濃濃的眼線脂粉遮掩不住疲乏及歲月的痕跡,而她的相貌竟與我的女神曉瑩一模一樣!她挽著男朋友的手走過,我定睛看她,她竟對我不瞅不睬,眼神一片茫然。我的心跳加速,繼而是創痛。

「這個女子是曉瑩嗎?」

「曉瑩的相貌那麼特別,她竟如此相似,難道真是純粹『人有相似』?」

「曉瑩喜歡穿裙子,給人典雅有氣質的感覺,但她現在是人家妻子嘛,加上習慣深居簡出,穿得樸素也很合理。可是,為什麼她憔悴得很?是那個男人對她不好,沒有愛惜她嗎?抑或生活越來越困難,連衣衫都被迫變賣?」

一連串問題驟然而生,我卻不敢上前問該女子的名字,我「冇鬼用」。

我只知不停盯著她,越看越覺得她是我日思夜想、魂牽夢縈的女神。她開始跟男友交談,彷彿對我的目光有意見,二人慢慢離開。我看著她側面,心中暗嘆:「真的很像,她真是曉瑩吧!」

但為何曉瑩要裝作不認識我?是因為我半年前的不軌思想?因為男友在旁,她不好意思跟我相認?還是......她已經忘記了我。

當我想用手提電話核實該女子是否曉瑩時,我發現自己未有帶上。二人早就走得不見影蹤。我內心前所未有的創痛。

「為何她不肯認我,視我如陌生人?」

「為何她要和他一起,弄得自己這麼辛苦,這麼憔悴?」

突然,我頓悟了一下,尤使創痛加劇:我是曉瑩的誰?我什麼都不是!勉強言之,我亦不過是她舊同學、被刪走的朋友罷了。

就算真的是曉瑩,她要視我如陌生人,連招呼都不給我打,甘願為男友嚐盡苦楚,不做女神改做賢淑妻子,我有資格干預麼?我有法子改變麼?沒有。

錐心之痛,加上強烈的無力感,我猶如活死人,彷彿一切都再無意義,行年宵無異於白行一趟。

「我應否打電話證實?如果是真,我該怎麼辦?要罵她一頓嗎?」

其實我知道,即使沒出現這位女子,曉瑩一樣會在另一時空間挽著男友的手臂,穿著輕簡的服飾跟他親熱地行年宵辦年貨,只是我未看見。而我同樣沒資格作任何干涉,她依然可以當從未認識過我。問與不問,意義不大。

然而,我的心委實不舒服,六神無主。回到家,接通電話詢問,聽到曉瑩答:「冇 (去)」(很感激她還願意接聽我電話) 我已控制不住淚水:「我地相識一場,見唔到仲話,見到可唔可以唔好當我陌生人......」曉瑩重覆:「冇 (去)」。

我又乘機向半年前的出言冒犯致歉,但她好像記不起這件事,道:「我好忙,仲有冇野想講?」你教我如何講下去呢?我有很多心聲、很多話想說給曉瑩聽,但我沒機會說。「唔打擾你喇,拜拜。」面書、電郵封鎖半年、未曾相見一年,結果僅換來她冷淡和我對話半分鐘 (甚或更少)。

想起去年她的友善親切,很心痛。

老天,可否讓時光倒流?我求求你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