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

丁謂得勢

天禧三年 (公元 1019 年) 六月,真宗以寇準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丁謂為參知政事。

丁謂,字謂之,蘇州長州人 (屬南人系統,史載「少與孫何友善,同袖文謁王禹偁,禹偁大驚重之,以為自唐韓愈、柳宗元後,二百年始有此作。世謂之『孫丁』」,可見其文學才華出眾)。早年獲寇準賞識,舉薦給李沆,李沆不用,寇準問其故,李沆說:「(丁) 謂誠才 (的確是個人才),顧其為人,可使之在人上乎?」言下之意對丁謂的人格有保留。寇準亦非不知丁謂人格有問題,回答:「如謂者,相公終能抑之使在人下乎?」丁謂恃才傲物,必不甘位居低微職位,不如給他高官厚祿,用十分尊重換他為國家賣命。對於寇準的想法,李沆笑曰:「他日當思吾言。」寇準則始終無法理解李沆之高瞻遠囑 (寇準為人主觀太強,成見太深,此乃其致命弱點)。

丁謂得到寇準稱譽,地位日漸崇隆,他因此「事準甚謹 (恭敬)」(寇準罷相,權臣王欽若得勢時,丁謂一度投其所好,屬「五鬼」之一。王欽若罷相,寇準回朝,他又轉而博取寇準信任,是一趨炎附勢的奸佞)。有一次,中書省的官員們一起吃飯,寇準鬍子沾上湯汁,丁謂看見,連忙把寇準鬍子上的湯汁抹掉。寇準笑說:「參政,國之大臣,乃為官長拂鬚耶 (參知政事是國家的大臣,竟然為長官擦鬍子啊)?」寇準直率的調侃,聽在丁謂耳裡,卻覺得對方存心譏諷、羞辱自己,他開始對寇準懷有恨意,二人有仇隙 (丁謂容易記仇,心胸不廣闊,可見他為一小人。寇準也未免太心直口快,禍從口出)。

真宗晚年「得風疾」,政事多由劉皇后裁決。

劉皇后原名劉娥,祖籍太原,後徙益州,為華陽人。她曾嫁一銀匠龔美為妻,不久跟隨丈夫到汴京謀生,以「善播鞀」(擅長擊打撥浪鼓) 聞名。適逢襄王 (即真宗) 選姬妾,龔美易名劉美,自稱劉娥之兄,送劉娥入王府。襄王乳母秦國夫人性格嚴整,覺得劉娥出身寒微,請求太宗迫襄王將劉娥逐出王府。襄王把劉娥偷偷藏在王宮指揮使張耆家中,不時與劉娥私會。太宗駕崩,襄王即位。他馬上迎劉娥入後宮,先封美人,再進德妃。

真宗打算立劉娥為皇后,大臣們以其無子嗣且出身不顯貴,紛紛反對。真宗卒之力排眾議,將侍女李氏 (李宸妃) 所生的兒子 (趙受益,後來的宋仁宗) 當作劉皇后的兒子。

《宋史》:「后性警悟,曉書史,聞朝廷事,能記其本末。真宗退朝,閱天下封奏,多至中夜,后皆預聞。宮圍事有問,輒傅引故實以對」。天禧四年 (公元 1020 年),真宗長期臥病在床,居於深宮,劉皇后儼然成為國家最高統治者。

唐高宗受「風疾」纏擾,致使武皇后有機會垂簾聽政,奪取天下。前車可鑑,寇準等擔心劉皇后稱制,遂向真宗進言:「皇太子,人所屬望,願陛下思宗廟之重,傳以神器,擇方正大臣羽翼之。丁謂、錢惟演,佞人也,不可以輔少主。」真宗同意。寇準暗中令楊億草擬奏章,請太子監國。可惜機事不密,丁謂知道後,極力說寇準壞話,「請罷其政事」。真宗忘記自己首肯寇準「請太子監國」的主意,竟罷寇準為太子太傅。

丁謂除去了眼中釘,與馮拯「並同平章事」。

[主要參考資料]

1. 陳邦瞻《宋史紀事本末》。

2. 脫脫等,《宋史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