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

哥哥

哥哥張國榮辭世 15 周年。他一走,香港再找不到類似的人物。古巨基在大台跳唱《Monica》,很盡力演出,但就是沒那種韻味。

張國榮發光發熱的年代,同時是樂壇人才輩出的年代。許冠傑、譚詠麟、林子祥、蔡楓華......各具特色,而且都是唱得之人。能立足已經不易,還要有獨樹一幟的風格,殊非簡單。

《不羈的風》、《少女心事》、《側面》一類快歌盡顯哥哥渾然天成的不羈瀟灑,《風繼續吹》、《追》、《今生今世》等慢歌則讓哥哥展露情深款款的一面。值得注意是《Monica》和《拒絕再玩》,不羈瀟灑或許是皮相,「情之所鍾,正在我輩」才是底蘊。這和外界傳他為情自殺出奇地一貫。

跟其他藝人歌手不一樣,哥哥的形象、魅力不是刻意塑造。即使後期《大熱》的亦男亦女,其實都是他生命一形態 (作為男同性戀者)。

他敢於創新、突破,曾與汪阿姐合唱《帝女花之香夭》。他又演出過不少令人難忘的電影角色,如《胭脂扣》的十二少、《倩女幽魂》的寧采臣、《阿飛正傳》的旭仔、《春光乍洩》的何寶榮、《金枝玉葉》的顧家明......

哥哥走了,香港樂壇、影視界的輝煌彷彿跟隨著遠離,一去不返。

梅艷芳曾說:「如果不是張國榮,我不會讓人這樣親密的抱著我。」張國榮也講過:「(梅) 是一個永遠要她自己作為焦點的女孩子」、「因為她很緊張我,所以我要更疼愛她」。兩人情誼之深,可見一斑。8 個月後,梅姐因子宮頸癌病逝,《芳華絕代》的兩人在陰間聚首,教人無奈。

經典往往可一不可再,「不如我地由頭黎過」,可惜現實世界無時光倒流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