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

澶淵之盟 (下)

宋真宗赴澶州前線,李繼隆等建議:「澶州北城,門巷湫隘 (低窪狹小),且於南城駐蹕 (暫時停留)。」寇準不以為然,堅持請求真宗幸北城,他的理由是:「陛下不過河,則人心益危,敵氣未懾,非所以取威決勝也。」

大將高瓊支持寇準,馮拯在旁呵責,瓊怒曰:「君以文章致位兩府,今敵騎充斥如此,猶責瓊無禮,君何不賦一詩退敵邪?」

宋朝軍事積弱全因太宗重文輕武,高瓊以武將身份怒斥進士出身的馮拯,此反映武人對重文輕武的後遺症深感不滿。

高瓊迫真宗前行,至浮橋,真宗想停留,高瓊不許,曰:「何不亟行!今已至此,尚何疑焉!」真宗卒之抵澶州北城,全副儀仗登上城樓,「諸軍皆呼萬歲,聲聞數十里,氣勢百倍」。適逢遼國蘭陵郡王、南京統軍使蕭撻凜遭射殺,遼軍士氣受挫,彼竭我盈,這對宋朝議和極為有利。

曹利用自天雄赴遼軍中,獲遼聖宗友善款待 (見其太后與宰相韓德昌同處一車,群臣與其主重行別坐,禮容甚簡。以版橫車軛,上設食器,坐利用車下,饋之食)。聖宗派左飛龍使韓杞手持國書跟隨利用到澶州,國書再次以歸還關南 (瓦橋關以南) 故地為雙方結盟的前提。

真宗問大臣們意見:「吾固慮此,今果然,將奈何?」大臣們回答:「關南久屬朝廷,不可擬議,或歲給金帛,助其軍資,以固歡盟。惟陛下裁度。」簡單講,不交出關南之地,但每年可給予遼金帛。真宗於是作出決定:「朕守祖宗基業,不敢失墜。所言歸地,事極無名,必若邀求,朕當決戰耳!實念河北居人重有勞擾,倘歲以金帛濟其不足,朝廷之體,固亦無傷」,賜韓杞襲衣、金帶、鞍馬、器幣,安排他與利用即日往遼營回覆。

陳邦瞻有更詳細的記載:

十二月庚辰,契丹使韓杞持書與曹利用俱來,請盟。利用言契丹欲得關南地。帝曰:「所言歸地事極無名,若必邀求,朕當決戰。若欲貨財,漢以玉帛賜單于,有故事,宜許之。」時準不欲賂以貨財,且欲邀其稱臣及獻幽、薊之地,因畫策以進曰:「如此則可保百年無事。不然,數十年後,戎且生心矣。」帝曰:「數十年後,當有扞禦之者。吾不忍生靈重困,姑聽其和可也。」準尚未許,會有譖準幸兵以自取重者,準不得已,乃許其成。復遣曹利用如契丹軍議歲幣,帝曰:「必不得已,雖百萬亦可。」準聞之,召利用至幄,謂曰:「雖有敕旨,汝所許過三十萬,吾斬汝矣。」

曹利用與韓杞至遼營,蕭太后對利用說:「晉畀我關南,周世宗取之,今宜見還也。」利用答:「晉、周事,我朝不知。若歲求金帛以佐軍,尚不知帝意可否;割地之請,我不敢以聞。」政事舍人高正始突然上前,大聲說:「今茲引眾而來,本謀關南地,若不遂所圖,則本國負愧多矣。」利用再答:「稟命專對,有死而已。若北朝不恤後悔,恣其邀求,地固不可得,兵亦未易息也!」

遼聖宗及蕭太后聞之,感到無可奈何,表示「欲歲取金幣」,利用遂答應宋每年贈遼銀十萬兩,絹二十萬匹,稱為「歲幣」。

另外,遼聖宗稱宋真宗為兄,宋真宗稱遼聖宗為弟,稱蕭太后為叔母,宋遼互約為兄弟之國,史稱「澶淵之盟」(因澶州又名澶淵)。

[主要參考資料]

1. 畢沅,《續資治通鑑》。

2. 陳邦瞻,《宋史紀事本末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