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

「亞文革」風暴

習近平吃過文革的苦頭,其父親習仲勳曾被打成反黨集團,這是外界以為他上場會走開明路線的原因。今天回望,習不但沒有嘗試開明的意圖,而且比鄧、江、胡三朝更加專制。

最近解放軍內部被揭發要求基層官兵學習《習主席語錄》,紅書皮、燙金領袖頭像,根本就是「毛語錄」的廿一世紀版。另外,浙江工業大學自去年十九大後亦有印發紅色封面的《我最喜愛的習近平語錄》。加上修憲等推翻鄧小平生前訂下規矩的舉措,習想效法毛澤東的野心昭然若揭。

有學者 (如練乙錚、王丹、程翔) 把現在中國的狀態稱為「亞文革」狀態。所謂「亞文革」,即疑似文革,官方雖無打出文革旗號,卻有類似文革的政治整肅手段和做法,宣揚類似文革的觀念。

官媒《人民日報》日前發表社論<國家的掌舵者,人民的領路人>,將習近平形容為掌舵者、領路人,使人聯想起 1964 年著名紅歌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,以及《東方紅》其中兩句「毛主席,愛人民,他是我們的帶路人」。這正是中國處於「亞文革」一例證。

開明落空,極左當道,知識分子感受深,知道勢色不對,李沉簡、張旭東、鄂維南等集體辭職,或許與此有關。

李沉簡是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,張旭東是通識副院長,鄂維南是元培學院院長。李辭職前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題為<挺直脊樑拒做犬儒>的文章,其中提到:

「Freedom is never free。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換來的......北大之所以成為中國神聖的殿堂,不僅因為她有思想,更因為她有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師生」

「不僅民間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』、『好死不如賴活著』之類犬儒的生活教條深入人心,高級知識分子裡的無恥之徒絲毫不比普羅大眾少......這樣的犬儒和無恥何以盛行?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,社會幾千年來對敢言者的持續絞殺當屬首要原因......在這種千年嚴酷的條件下,人們甚至被剝奪了保持沉默的權利,而被強迫加入諂媚奉承的大合唱。」

「我們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,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,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。北大人、元培人當共勉。」

「戊戌雙甲子,諸君拒做犬儒,北大一二〇,師生挺直脊梁。」

文章不久被刪。按上文下理推斷,他們可能反對修憲、不願違背良心講「為了中華民族復興,習近平連任是應該的」,因而受到壓力,遂刊文明志,憤然辭職。

言論自由,意見多元,在西方猶如空氣般自然,竟於中國得不到保障,真諷刺!

上世紀六十年代,獲米字旗護蔭,香港尚可避過文革的毒焰,人民安居樂業。五十年後,英人遠去,緩衝消失,代之以媚共舐共的傀儡政府,一旦大禍臨頭,港人只怕無力招架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